CuOs

叉黑,东方狗,艺术生,坐标东北。
年轻,无为。

蛋壳gay可能是河里最快乐的小熊软糖吧

  人心唯危,瞬息万变,一辈子长相厮守,要经过多大的考验及修为,才能参成正果。阿青,也许天长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一生中只要有那么一刻,你全心投入去爱过一个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恒。你一生中有那么一段路,有一个人与你互相扶持,共御风雨,那么那一段也就胜过重生了。––白先勇《树犹如此》

我怎么就是管不住这手呢(摔)

[闷叉一篇]

郝婉晴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张雨鑫看电影的请求,二是没有在检票前就当众把张雨鑫打趴下。

张雨鑫进了电影院以后,仿佛把她八辈子的礼数教养都端了上来,安静的不可思议。黑白荧幕上放映的是西装革履,留着胡须的绅士小姐们,可台词又是那么的做作浮夸,郝婉晴可算是知道张雨鑫平日里那些笑话是怎么来的了。

影院里光线昏暗,能让平日里神经就粗如钢筋的张雨鑫注意到她带了新耳环那才有鬼了,她最开始还困窘不安地偷瞄过张雨鑫几眼,谁能料想到这人一点反应都不给,就好像整个宇宙只剩下了她与这部笑点奇异的影片,郝婉晴真的坐不住了。

放映中途,郝婉晴觉得她的肩膀被张雨鑫轻碰了几下,心说你就憋到影片结束吧,反正不过漫漫一小时。张雨鑫对她比了几个口型,似是在说接下来这段特别精彩,你别错过了。

半响,郝婉晴回她说,你看过这场电影?她默念几遍,才确定,张雨鑫说的是“对,但我觉得跟你再看一次也不赖。”而不是想去洗手间。

郝婉晴心想,出去再揍也还行。

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懂与不懂,不多说。心乱心静,慢慢说。若真没话,就别说。

成王吧你

还有什么是比逛微博更心塞的吗。唉

不会写cp,掌握不好度,因为我心里没逼数。专心画点画。

画建筑,真快乐。
今天和她居然有对话,真快乐。
她居然说我像老干部,我靠我在她心里的的人设原来是这样吗不是很快乐。